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5 Reads)
大學時同寢室有一位家住齊齊哈爾的同學,他從不給家裡打電話。問他,他說他家裡沒有電話,寫信就可以了。我們有些奇怪———他家住大城市,生活條件不錯,家裡怎不安電話呢? 那次暑假回來後,他每天晚上都躲在被窩裡聽一盤從家裡帶來的磁帶,有幾次還哭出了聲。我們提出借他的磁帶聽一聽,他說什麼也不肯,有次趁他不在,我們從他枕頭下翻出了那盤磁帶,放在錄音機裡聽,好久也沒聽到聲音。我們很納悶兒:他每天晚上聽這盤空白帶幹什麼呢? 快畢業時,他才告訴我們原因。原來他父母都是聾啞人,為了生活,他們吃盡了苦受盡了別人的白眼冷遇。為了他能好好上學讀書,父母的心都放在他身上,給他創造最好的條件,也從來沒讓他受過委屈。後來日子好過了,他卻要離開父母去遠方上大學。他說:“我時常想念家中的爸爸媽媽。那次暑假回家,我錄下了他們呼吸的聲音,每天晚上聽著,感覺父母好像在身邊一樣。” 聽完他這一席話,我的心靈被深深地震撼了。親情是世界上最燦爛的陽光,無論我們走得多遠,飛得多高,父母的目光都在我們的背後,我們永遠是他們心中最最牽掛的孩子。大愛無言,而那份無言的愛,就是人世間最美的聲音。

| 4 April, 2013 | 一般 | (7 Reads)
去向海是十幾年前的事了,那還是我在白城鐵路分局做辦公室主任和政法委書記時候的事,當時的場景已經被歲月的風霜模糊了記憶,以至於向海湖究竟什麼形狀都有些記不太清了,那聞名全國的丹頂鶴也像候鳥一樣振翅遠去。只有黃榆,那一棵棵、一叢叢、一片片的黃榆,倔強的挺立在向海綿軟的濕地上,挺立在我的心頭。那彎彎的枝杈、濃密的葉子,遒勁的軀幹,千姿百態,向人們講述著遠古的滄桑,展示著生命的頑強。 我是來向海看丹頂鶴的,在向海自然保護區260多種鳥類中,最有名的就是丹頂鶴了,然而卻邂逅了黃榆。遇到了那一棵棵在陽光下蔥鬱著、在微風中顫動著、在透明的空氣裡鋪展著、張揚著、喘息著的向海黃榆。 在濕地眾多的植物中,“黃榆”是最有代表性的了。 我不知道它是什麼時候落腳向海的,不知道它和榆樹有著怎樣的區別和血緣聯繫,更不知道它們是否是同一枚榆錢的孿生兄弟。當我把目光無意間瞥向黃榆時,我卻看到了一個奇異的景觀,那一棵棵一簇簇的黃榆彷彿被一種神秘的意志所左右,它們倔強地生長在這如此荒涼如此乾涸如此惡劣的環境中,向人類發出沉重的呼吸和叫喊,那是生命的掙扎和不屈不撓的叫喊。 黃榆,全稱蒙古黃榆,是第四紀冰川時期的孑遺物種。這樹種,江南沒有,高原沒有,連相近的內蒙古大草原也極為罕見。只有這裡,向海的沙丘、向海的荒原、向海的沼澤地生長著茁壯的黃榆,用它那不屈的喘息和倔強的生命裝飾著“美在天然、貴在原始”的向海,甚至為向海招來了“東有長白、西有向海”的讚譽。 榆樹,本來是生長在東北各地的,或在村口,或在河邊,或在人家的房前屋後張起大傘,舞動枝杈,吊起榆錢,為人們遮陰,為人們擋雨,缺糧時那榆樹錢甚至能為人們果腹。它理所當然的受到人們的青睞和照顧,旱了有人澆水,餓了有人施肥,高了有人剪枝,生蟲了有人為它塗藥,冬天還會有人為它塗上防凍劑。它雖然不像松柏、果樹、花樹那樣招人喜愛,也屬小康人家,恣意生長,肆意鋪張,過著不愁吃穿的日子。而黃榆則不同,這裡雖有向海湖,周圍卻是沙丘荒野,是數不盡的淒楚,道不盡的荒涼。夏天漲大水時是水漫金山般難逃滅頂之災,冬天風狂雪驟時,它只能獨自昂首挺身與風雪抗爭,捱過那漫長的饑寒歲月。若遇到旱災可就完了,向海湖遠水解不了近渴,那些離湖近的樹還好說,離湖稍遠的黃榆就難免一死了。命運似乎總愛和它們開玩笑,讓它們一次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看看它們的樣子吧,矮矮的像灌木叢,高的也不及兩三米,絕稱不上參天大樹。它沒有長白美人松那般俊秀,沒有新疆白楊樹那般挺拔,沒有興安白樺那般俏麗,更沒有南海椰林那般婆娑多姿。它似乎更像戈壁灘上的紅柳、沙棗,不怕大雨傾盆,不怕風沙撲面,頑強地生長在沙丘、沼澤、灌木叢中,長成一叢叢“蘑菇”,長成一柄柄“大傘”,在雨霧和暮靄中揉成一團團清影,成為向海特有的風光。 當白鶴亮翅在長空裡,當水鳥棲息在湖面上,當紅紅的晚霞把黃榆疊印上天際時,我敢說這是自然界最美的風景。 當年,是什麼人把它帶到了向海已無從追尋了。可能是大雁銜落的一枚榆錢,也可能是狂風刮來的一粒種子,雖然這裡並不是自己的家園,也只有選擇紮下深深的根,舒展開枝葉,埋頭生長,讓時間去證明一切吧。它躲過了夏天的乾旱,躲過了秋天的狂風,躲過了冬天的寒冷,在春天裡,在春天雨水的滋潤下發芽了,長葉了。經過了幾度寒暑,幾度春秋,長成了一棵棵不大的樹。可能是惡劣的環境不允許它長粗、長高、長大、長壯吧,那就只好這樣委屈的繁衍吧。 還好,黃榆像長白山的岳樺林一樣,也是那種隨遇而安型的,是命運決定它選擇了荒涼、選擇了乾旱、選擇了嚴寒、選擇了艱苦、選擇了向海。這裡雖然有風、有雨、有雪、有雷電、有沙漠、有寒冷,也曾有青青的草場,湛藍的天空,碧綠的湖水和巨大的發展空間。它可以不必去與城裡的樹爭一塊沒有水泥的土壤,不必去與房前的榆樹爭一桶潤澤的自來水,更不必去與柏油路旁的花樹爭一襲解暑的涼風。它選擇了向海就選擇了獨立創業,自由生存。還好,它成功了!它成功的在這一片土地上生存下來,發展起來,發展成一個巨大的黃榆家族。 我是喜歡黃榆的,因為只有它們的存在才構成向海的天然榆林景觀和以黃榆古廟遺址為主的歷史遺跡景觀。 我是欣賞黃榆的,因為只有它那千姿百態的身影和盆景般的造型,才會讓遊人得到美的享受。 我也讚美黃榆,讚美它不畏風沙雨雪、酷暑嚴寒的頑強生命力和甘於奉獻、不圖索取的品格。 聽說連年的洪澇旱災,已使一些黃榆枯萎了。可當你走近它時,你會驚奇地發現,一些細細的枝、嫩嫩的芽,已悄然鑽出黃榆那乾枯的枝杈,完成了生命的接替。它們沒有哀怨、沒有歎息,不尋求任何幫助,完全靠自身的力量,戰勝劫難,重獲新生。它們已經超越自己,完成了生命的延續。和榆樹相比,這更是一種生存的態度、一種超然的質變、一種不屈的精神。 當蘆葦在晚風中搖曳,當河水在靜靜地流淌,當丹頂鶴成雙成對地在濕地上徘徊時,只有古樸的黃榆,雕塑般矗立在沙丘上、水塘邊,成為向海忠實的守護神。

| 14 July, 2012 | 一般 | (6 Reads)
  因為野草的生命力特別強,能在特別惡劣的自然環境中生長,它們生長的土壤中也有肥料。這些天然肥料是由枯草、落葉和小動物的屍體腐敗後形成的。

| 30 June, 2012 | 一般 | (5 Reads)
破碎的夢,無法記起的回憶,我站在世界的盡頭,看著日落西山,陪伴我的只是那淡淡的微笑我承認,我只是一個孩子孤獨無助,寂寞伴隨。 夜深,獨自一人聽著憂傷的歌,悄悄的流著淚,想起塵封已久的記憶,難已忘卻的痛,讓人無法呼吸。櫻花散落的季節,欲我一人獨自守候,孩子氣的時代,我還是那長不大的孩子,迷茫混沌,時時憂傷,每每大笑,想有人陪伴,卻怕寂寞會傳染。腦袋裡的記憶,清楚而又模糊,是時間的流逝,已抹去了那深深的傷痕。雲淡清風,望著天邊的雲朵,隨著風,漸漸的消逝在我的眼眸裡。我承認,我只是一個孩子。為何,還要駐紮在我的記憶裡,不欲我解脫。 你的毒,痛得讓人悲傷,疼得讓人憐惜。我無法張望,那世界開滿了帶刺的花蕾…我無處躲藏,那心扉,憂傷在迅速膨脹…我埋頭在黑夜裡,把憂傷淹沒在黑暗裡,雙眼疲憊,看著星空下的霓虹燈,閃爍在那繁忙的街道上,勾勒起我那久違的笑臉。月色朦朧,迷惑了我的雙眼,讓我找不到前方的世界,亦沒有回頭的路。我笑我自己為什麼還是刪不掉那回憶,一步一步地走向寂寞的邊緣,我痛心疾首的吶喊,撕心裂肺的哭泣,回頭望著那一步步的腳印,我可悲的微笑著,那世界裡的過客,早已遺忘在那陰暗的角落裡。時光匆匆,我可還是個孩子,手中的櫻花隨著風,早已飄落散去,看著已快流逝的歲月,我的幸福在何方。 手掌上的餘溫,悄悄的冷卻了,才想起,原來自己早已消失在那世界裡,沉默享受悲傷的歌,冷卻了心,眼已模糊,靜靜的懷念過去…我承認,我只是個孩子!喜歡淡淡的憂傷,用文字發洩悲傷的感情,對世俗的不滿可孩子啊,那清爽的嬌氣,那天真的笑臉,都已成了過去。 終究有一天會長大的。白駒過隙,回憶沒有了蹤跡,便已遺忘了我的存在稍縱即逝,流年裡的痕跡已抹去,我已記不起那黑與白,事與非……

| 23 June, 2012 | 一般 | (5 Reads)
人有時候是因為跟人比,才把自己弄得那麼辛苦,那麼累的。--------突然迸發出來的想法。O(∩_∩)O哈哈~ 終於,有個好消息了,曾經夢寐以求的願望終於實現了。非常感謝老天爺。真的。不知道是不是 寶寶也真的很喜歡跟爸爸一起上下班的關係。 曾經,老公對我說:“老婆,你放心 慢慢得 我們什麼都會有的。” 那幾個晚上看著他用功的樣子,我想,這次 應該會成功了,其實他跟我一樣,要是投入進去,做任何事情都很容易。 結果,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謝謝老天。 其實我蠻喜歡2010年的,2010年我的工資升到這個城市真正白領的標準,我曾經蠻期望的一個數字,沒想到一年以後就實現了。 2010年,我去了曾經很嚮往的巴厘島。那裡的海很美,很美。 2010年,我結婚了。我們有了自己房子,有了自己的車子,每天早上在家醒來,我都能伴著鳥叫的聲音醒來。更幸福的是,每個早上都是老公給我準備的早飯。在我還在熟睡的時候,老公起來了,給我弄早飯,看見我被子沒蓋好,就把我被子蓋好。那個時候半睡半醒的我,從心底裡感覺自己好幸福。 還有好多好多…… 直到這個星期的好消息,我覺得,老天爺不僅一直眷顧著我,也開始眷顧老公了。可能他是我寶寶的爸爸的關係。^_^。 我突然明白了一個道理,有時候很多東西,其實你不用去規劃什麼時候這個,什麼時候那個,等時機到了,慢慢得一切都會實現了。

| 16 June, 2012 | 一般 | (7 Reads)
生活在海邊,每一年都會去海邊,特別是在八月。每一年八月都有機會去,不管自己想去還是不想去。很多人認為我很瞭解海,其實我不熟水性,至於看海聽海是很浪漫的事情,可我是一個不懂浪漫的人,看看笑笑,別人開心我也開心,回過頭想想,終究不知道自己是否開心,也不知道什麼事讓自己能大笑起來。時間久了或許就淡忘,大概是自己太隨性了。 問海(0804) 還記得我上一次來這裡的日期嗎? 大概忘了吧。每天有太多過客,熙熙攘攘,帶來異地風情,帶走快樂與回憶。匆匆地…我也只是你的一個過客而已。 你是否還保留沙灘上我的足跡?那些昨日的回憶? 應該是讓海浪捲走了,來來往往的不止我一個。 撿起一個海貝,發現它不是曾經的模樣,它告訴我這都是你對生命一次又一次的造化。 你每一次騰作白浪,帶走一切,留下空白,都在讓事物瞬間重來! 日落時,金黃細膩的海沙如曾經輝煌寫意的人生裡的點滴記憶,堆成黃金海灘,請記好我快樂的笑容,也許下一個浪花又會將更多東西帶走,快樂的不快樂的,美好的不美好的,一切都無所畏懼,讓它順其自然吧! 我們都要成長,長大後發現一切都改變了,經意或不經意間,熟悉的變得陌生,親近的變疏遠了,曾經很排斥的東西會慢慢接受,甚至習慣了。突然發現曾經自己很傻、很可愛… 落日,大海,讓自己回歸簡單,一個人也可以很快樂!

| 1 May, 2012 | 一般 | (6 Reads)
由衷的喜歡秋天,並不是因為秋季是收穫的季節,而是喜歡在飄零中感受大自然的殘缺美與孤高,喜歡在蕭毖中呼吸秋那特有的氣息。 大自然萬物在大大小小的輪迴中書寫著新的歷史,日出日落,春夏秋冬;花開花謝,春發秋落;抽絲結繭,破繭重生···時間在無盡的輪迴中不間斷的向前延伸著,沒有重複,不得知終點。在時間這條直線上,人的一生只是直線上的一個點。感慨人生的短暫,如果將人的一生分成春夏秋冬四個季節,那我的人生旅程已進入秋季或即將進入秋季! 人生將至的秋天沒有了夏的熱情奔放與執著,更多的是落寞與無奈! 柴米油鹽醬醋與理想成了永遠的水摻油,生活現實得不能再現實,步進人生的秋季,人生目標也將成為理想中的夢想。常常感慨智者對待人生的豁達與灑脫、及坦然生活中榮辱的定力。思索檢討自己,是太多的內疚而無法惜懷。父母雙親勞碌一生,已步入黃昏還需操心兒女,本應安享天年卻無力盡孝,愧兮!悲兮! 享受大自然即將成熟果實散發出的氣味與秋天意境的美!天青氣爽,穹蒼無際,高遠得連放飛的思緒也無法抵達,不知在無法到達的那一端是否有著別樣的樂土?漫步於田野間,稻田禾苗不堪重負垂下穗穗碩果,秋風送爽,嫩黃的稻浪夾帶著稻穀的芳香;蔗園甘蔗成林,成排成列,借助秋陽散發著醉人心扉的甘甜;五顏六色的瓜果成棚,隨著蟲鳴曲、隨著風兒輕輕跳起搖擺舞···放眼遠處的小山坡,橡膠樹林綿綿不絕,一直伸展到很遠很遠的天地交接處;膠樹開始著每年一次的涅盤之痛,不知道膠樹是否對秋也有著太多的無奈。碧天黃地,黃葉歸根處。秋意愈濃! 不相信人的生命可以輪迴,有的只是血脈與基因的延續。 很無奈此生春夏的落寞與失意,生活現實得使人茫然!漂泊半生,春季在貧窮與無知中虛度了,這是那代人心中永遠酸和痛,已成歷史,歷史不能重複;夏季是激情洋溢的夏季,心比天高,跨州過省,走南闖北,拚搏於理想,辛勤於事業,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的爬起重新開始,為的只是心中的那處桃花源,為的只是人生的果園在秋季飄香!然而青春飄逝,已是人生的秋季,奈何不肖及乏術於攀爬結交之技,人孤影單,夏季只收穫了徒勞無功!日子在白開水般消逝,愧疚未能給家人於白開水般的生活添加丁點糖兒。 人生20年的夏季已流逝,夏季的耕耘已作古,但我心不敢作古。因為人生旅程沒有輪迴,只有不懈著,辛勤著,迷茫中期盼著,只為人生的果園在秋季飄香! 文章來源:s.o.深呼吸 |法律是灰色的 | 嬰兒世界的部落格 |高血壓05的BLOG | New Media Musings |Utne Tradewatch | 蔣峰——為他準備的謀殺 |GlennReynolds.com | 討厭又來了的BLOG |~趙姝~大無畏Blog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由衷的喜歡秋天,並不是因為秋季是收穫的季節,而是喜歡在飄零中感受大自然的殘缺美與孤高,喜歡在蕭毖中呼吸秋那特有的氣息。 大自然萬物在大大小小的輪迴中書寫著新的歷史,日出日落,春夏秋冬;花開花謝,春發秋落;抽絲結繭,破繭重生···時間在無盡的輪迴中不間斷的向前延伸著,沒有重複,不得知終點。在時間這條直線上,人的一生只是直線上的一個點。感慨人生的短暫,如果將人的一生分成春夏秋冬四個季節,那我的人生旅程已進入秋季或即將進入秋季! 人生將至的秋天沒有了夏的熱情奔放與執著,更多的是落寞與無奈! 柴米油鹽醬醋與理想成了永遠的水摻油,生活現實得不能再現實,步進人生的秋季,人生目標也將成為理想中的夢想。常常感慨智者對待人生的豁達與灑脫、及坦然生活中榮辱的定力。思索檢討自己,是太多的內疚而無法惜懷。父母雙親勞碌一生,已步入黃昏還需操心兒女,本應安享天年卻無力盡孝,愧兮!悲兮! 享受大自然即將成熟果實散發出的氣味與秋天意境的美!天青氣爽,穹蒼無際,高遠得連放飛的思緒也無法抵達,不知在無法到達的那一端是否有著別樣的樂土?漫步於田野間,稻田禾苗不堪重負垂下穗穗碩果,秋風送爽,嫩黃的稻浪夾帶著稻穀的芳香;蔗園甘蔗成林,成排成列,借助秋陽散發著醉人心扉的甘甜;五顏六色的瓜果成棚,隨著蟲鳴曲、隨著風兒輕輕跳起搖擺舞···放眼遠處的小山坡,橡膠樹林綿綿不絕,一直伸展到很遠很遠的天地交接處;膠樹開始著每年一次的涅盤之痛,不知道膠樹是否對秋也有著太多的無奈。碧天黃地,黃葉歸根處。秋意愈濃! 不相信人的生命可以輪迴,有的只是血脈與基因的延續。 很無奈此生春夏的落寞與失意,生活現實得使人茫然!漂泊半生,春季在貧窮與無知中虛度了,這是那代人心中永遠酸和痛,已成歷史,歷史不能重複;夏季是激情洋溢的夏季,心比天高,跨州過省,走南闖北,拚搏於理想,辛勤於事業,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的爬起重新開始,為的只是心中的那處桃花源,為的只是人生的果園在秋季飄香!然而青春飄逝,已是人生的秋季,奈何不肖及乏術於攀爬結交之技,人孤影單,夏季只收穫了徒勞無功!日子在白開水般消逝,愧疚未能給家人於白開水般的生活添加丁點糖兒。 人生20年的夏季已流逝,夏季的耕耘已作古,但我心不敢作古。因為人生旅程沒有輪迴,只有不懈著,辛勤著,迷茫中期盼著,只為人生的果園在秋季飄香! 文章來源:靈訊焦點 |黑楠的部落格簡稱黑客 | 姚雨杭的二樓咖啡 |醉裡挑燈看劍 | 吳瓊的BLOG |小雨的BLOG | 其實你不用去遠方 |奔跑的向日葵 | 老李家的自留地 |左臉燦爛 。右臉枯萎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8 Reads)
很久很久以前,在寂靜的海底躺著兩粒砂。他們相距兩尺。一粒砂愛上了另外一粒。他凝視著兩尺開外的意中砂,平安幸福地過了好多年。水下風平浪靜,砂粒覺得自己很幸福,因為他知道有自己愛的砂可以讓自己凝視,不用管水面上的台榭焦土,滄海桑田。 沙灘上現出恐龍的腳印。潮水湧來,腳印消失了,沒有留下任何痕跡。這與海底的砂粒無關,但是在這一時刻他忽然冒出了一個念頭:要到自己所愛的砂粒面前對她說愛她。於是砂粒開始了漫長的旅途,他一點一點地滾動,不放過任何一點動力,不管是細如髮絲的暗流還是魚們攪起的微弱漩渦。每當有這種力量是他總是覺得很感謝上蒼。 沙灘上的腳印換成了劍齒虎的,潮水仍然無聲地抹去了這個生物留下的印記。砂粒距離他所愛的另一粒砂只有三寸了。再往後,沙灘上出現了人類的腳印,當潮水再一次將這些腳印抹掉的時候,砂粒終於來到了意中砂的面前。他癡癡地看著自己所愛的砂,想想自己在兩億年間所走過的漫長的兩尺,瞬間感到天上地下所有的幸福全部都堆砌到了自己一個身上。兩粒砂互相看著,不說什麼。很久。砂粒終於決定要開口了。 正在這時一股水流湧來,巨大的吸力使砂粒漂起來,被吸進了一個洞裡。他最後一眼看了看自己漫長的旅程,看了看自己愛著的砂粒,不知道該說什麼。這時洞口合上了,頓時一片黑暗。他知道自己被一個蚌捕獲了。 在以後的歲月裡蚌偶爾會張開殼,砂粒還能看看外面的世界,這時他就看到那另一粒砂也在不遠的地方凝視著自己。砂粒知道,世界是美好的。因為在光陰無法侵襲的海底,有另一粒砂在等待著自己。 某個時刻砂粒忽然覺得蚌有一點搖動,不久蚌殼張開了,映入眼簾的是海面,陽光,船和人類,人類用欣喜若狂的眼神望著他,他環視一下自身,知道自己已經變成了珍珠。這粒珍珠圓潤碩大,在人類而言是無價之寶,可是對珍珠的製造者,死去的蚌來說只是一個帶了些痛苦的意外。很快珍珠就被鑲嵌到了王冠上。已經變成珍珠的砂粒覺得很悲哀,但是並不絕望,因為他知道,另一粒砂在海底,癡癡地然而永遠地等待著他 。 砂粒在王冠的頂端看著百官朝拜,看著國王老去,看著帝國衰落下去,隨後國王終於死去了。王冠被用來陪葬。當王冠被放到棺材裡的時候他聽著墓穴門被關上,心裡想著的是在海底等待自己的另一粒砂。他並不驚慌,因為他有的是時間。他為了兩尺距離整整旅行了兩億年。 黑暗的墓穴並不寂寞,時常有老鼠之類的來和他做伴。他獨自呆著,不知道光陰的流逝。後來墓穴被打開了,兩個盜墓者偷走了王冠,還有王冠上的珍珠。很不幸,他們在一條河邊為了這粒最大的珍珠開始相互鬥毆,雙雙死亡,珍珠掉到了河邊。珍珠中的砂粒燃起了一輩子從未有過的希望,他知道世界上的很多河水最終都要流到海裡。等雨季來臨,他就可以隨著河水流下,到海裡去尋找她。也許要經過無窮歲月才能達到最初的地方,可是有什麼關係呢?他知道另一粒砂一定會在海底做永遠的等待,望穿秋水。 很快雨季來了,可是來臨的不是暴漲的河水而是泥石流。珍珠和珍珠之中的砂粒一同被埋到了淺淺的地下。砂粒非常失望,可是他知道自己還有機會,因為陸地也是運動的,而且比自己快得多。 又是一個漫長。珍珠層已經被剝離得沒有了,砂粒又露出了自己的本色,他覺得很乾淨,自己可以一塵不染地去見另一粒砂了。 上面傳來沉重的隆隆聲,這是一個金礦,砂粒和其他石頭、泥土等一起被扔到了一個酷熱的罐子裡。直到這時他才發覺自己原來是一粒金砂。很快,他和其他金子被融合到了一起,煉成一塊金磚,運到了什麼地方的金庫收藏起來。砂粒在悲傷中度過了很多年,想到海底的另一粒砂就覺得心如刀攪,但是他安慰自己說:還會有機會的。不可預知的未來也許會再次把他回復成一粒砂,並且把他帶回大海,那樣他就可以做長久的搜尋,為了茫茫大海之中的另一粒砂,為了在海底等待他的那一粒砂。 有一天金磚和金磚之中的砂粒被一起取出,他不知道自己將會怎麼樣,金磚被做成了一張唱片,記錄下了地球上的各種語言和聲音,包括大海的波濤。直到唱片被安裝在發射架上的火箭裡時砂粒才覺得有些驚慌,他問身邊的黃金: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要飛向宇宙,向其他可能存在的智慧生命傳達地球人類的信息。其他黃金驕傲地回答:不是每個黃金分子都有這樣的機會的。正在這時火箭發射了。砂粒看著越來越遠的地球,在宇宙中地球美麗而脆弱。他忽然間明白自己永遠也不可能回到大海,回到沒有任何諾言就在海底無盡等待自己的那一粒砂面前了。他有極為值得驕傲的歷史,他曾經是世界上最美麗的珍珠,最純的黃金,現在他是一粒飛上了茫茫宇宙的砂粒,是一個星球向宇宙所做的標記。可是比起這一切來他寧願在海底做一粒砂,哪怕在自己所愛的砂粒身邊呆上一個小時,就灰飛煙滅。僅僅是為了兩粒砂之間可憐簡單的愛情。 宇宙空間之中傳出一粒砂的哭聲,飄蕩著良久不絕…… 文章來源:A taste of honey~ |Postcards from the Arctic | 阿寶的BLOG |查羽龍的BLOG | 孫悅的BLOG |Political Animal | 小櫻的BLOG |MILK公主BLOG | 環球時報·環球旅遊 |張曉梅的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154 Reads)
到了從5歲,孩子就可以拿起球拍與父母對陣了。心理專家認為:打羽毛球是迄今為止最好的「親子互動」之一。  羽毛球運動帶給孩子身體發育的好處   放鬆頸椎脊椎   打羽毛球時,回復高球的動作相當於芭蕾的向後引臂,令頸椎與脊椎處於放鬆狀態,這對長期伏案寫字或埋頭練琴的孩子來說,不僅可以預防脊椎壓力過大造成的抑制長高後果,對頸椎病的防範也有莫大的好處。隨著電腦的普及及課業的加重,頸椎病的幼齡化傾向值得父母關注,而在任何一個年齡段,打羽毛球都是預防頸椎不適的最佳方案之一。   加快頭腦反應   除此以外,為準確回球,打羽毛球的孩子不僅頭腦反應靈活,專家研究發現:半年的羽毛球鍛煉可以使孩子的快速判斷時間從0.3秒縮短到0.1秒,最優秀者可縮短到0.05秒)。   促進身高增長   打羽毛球,需要孩子的不停地來回快速移動,而腳下的快速移動對拉伸大腿內側、膝蓋周圍和小腿內側的韌帶有相當好處。一般從五六歲起就打羽毛球的孩子,平均身高可比同齡人高5公分左右。   完善眼球功能   眼科專家研究發現,在打球過程中眼睛須快速追隨羽毛球的來去,這對5~9歲的孩子的眼球功能完善有意想不到的好處。5~9歲是孩子眼球發育最關鍵的時期,而這一階段的城市孩子弱視率約達8%,近視率達到14%,都是觸目驚心的數字。專家認為,這與孩子多關在「書齋」,缺乏球類運動特別是羽毛球這類靈活性很強的「小球運動」息息相關。當羽毛球高速飛行時,人的睫狀肌收縮、眼球內的晶狀體懸韌帶鬆弛,晶狀體依靠自身彈性曲度變大,折光度增大,看清來球方向;當回球遠去時,則剛好相反,睫狀肌放鬆,連接晶狀體的懸韌帶緊張,晶狀體變得扁平,保證看清遠處的羽毛球。在連續不斷的擊球回球中,孩子眼球中的關鍵部分如睫狀肌、晶狀體和懸韌帶都得到鍛煉,對遏制弱視與近視的發展勢頭,甚至對治療內視眼(對眼),都有一定的輔助療效。   那麼,如何提高孩子練習羽毛球的興趣呢?父母不妨試試以下的方案:   備齊裝備   給孩子合適的球拍一支與身高臂長相符的球拍,將有效提高孩子的回球質量,增強其打好羽毛球的自信。還可以為孩子準備有趣的卡通拍囊,在去球場的路上讓他自背球拍,提高其回頭率與驕傲感。   基礎練習   舉辦全家顛高球比賽:初學羽毛球的孩子很可能會「發球漏拍」或老是回不了球,這說明孩子還缺乏眼、手、拍、球四者到位的協調能力,可以先讓他用球拍顛球來培養球感,在連續顛球數十下的前提下,要求孩子把球放高再顛。可舉辦全家顛高球比賽,顛得越高、持續時間越長者為勝。   父母擔任「發球機」:孩子學會顛球後,父母可在5米左右的距離拋球給孩子,讓他持拍回球。然後逐漸增加拋球方向的變化,讓孩子適應各種姿態的回球方式,為正式對壘打下基礎。   羽毛球運動上的「讓子術」:父母不妨在自己的陣地「畫地為牢」,如畫一個直徑2米的圈,出圈擊球就算失分;也可以讓孩子自由挑選「順風場地」還是「逆風場地」。   親子比賽   親子單雙打比賽針對初學者想贏怕輸的心態,提高孩子一方的贏面與自信,可由父母一方球技稍遜者與孩子組成雙打,與另一方對攻,但注意應有意給孩子多喂球,使其有發揮機會;等孩子球技漸長後可變成單打對壘;球技再長,可由父母組成「聯合艦隊」,讓孩子單兵抵禦。

Next